二十八

伞修伞 甜文写手

童年回忆

生贺不知道写什么,所以用了周练的关键词。 @修伞周练 

小学生文笔,重度OOC,私设一大堆

祝苏哥哥22岁生日快乐(ღ( ´・ᴗ・` ))

第三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苏沐秋带着叶修回到了小时候待过的孤儿院。

原先的院长已经退休了,新任的院长不认识苏沐秋,看他们提了些零食玩具,只当他们是来看望小朋友的好心人。

叶苏二人把东西送了出去,婉拒了院长陪同参观的建议,两个人就这么随意的走在孤儿院里。

苏家兄妹是孤儿的事,叶修很早就知道,但从未听他们提起过童年时期在孤儿院的生活。那大抵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叶修猜想,所以这么多年来,苏沐秋不提,他也不问,直到这次苏沐秋主动提出要他陪着回孤儿院看看,他才得以窥见苏沐秋童年时的一点点回忆。

从他拉着苏沐秋的手踏进这里开始,身边的人就陷入了一种名为怀念的情绪,让他对自己曾经的猜测产生了些许怀疑。

苏沐秋反手回握住他的手,拉着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为叶修介绍起了这座孤儿院,只言片语间夹杂着一点点回忆,模模糊糊的拼凑起他的童年。

“这里原来就是一片泥巴地,下雨之后坑坑洼洼的,一不小心就会弄脏鞋子,鞋子脏了得自己洗,管我们的阿姨还会很生气,觉得我们太调皮,所以我小时候特别讨厌下雨天。”苏沐秋指了指他们的脚下,现在是一片柔软的草地,估计是因为孤儿院人少,平时来的人也不多,这里的草坪没有像其他公园一样竖起禁止踩踏的标志,时不时还有一两个小朋友从他们身边经过,经过的时候会怯生生的看他们一眼然后飞快的跑远。

“如果不下雨,而且阿姨们心情好的话,会打开贮藏室让我们去选玩具玩。那时候我最喜欢的玩具是一把小水枪,看起来小,但水却可以滋的很远。所以每次发玩具的时候,我就跑的比别的小朋友快,先给沐橙拿一个娃娃,再去找那个水枪。”苏沐秋一边回忆一边笑起来,自嘲道那个时候太幼稚。“可是这个小水枪还是挺受欢迎的,有时候就被别的小孩拿走了”

这事叶修听沐橙说过,她说每次院里发娃娃的时候,只有她有个跑的比其他小姑娘快的哥哥给他拿娃娃,院子里的其他女孩子都很羡慕她。

再往里走一走,就是一幢灰色的房子。爬山虎顺着斑驳的墙壁向上爬,如果是大晚上看大概会有点阴森。

“这是宿舍。”他们透过玻璃窗看进去,大概因为不是休息时间,房间里没有人,上下铺的高低床整整齐齐的摆着,床上的小被子小枕头也规规矩矩的摆好。“这里的布局没怎么变过,我那个时候就住在那个位置,”他指了指一个靠墙的下铺。“住我上铺的是一个小胖子,睡觉特别不老实,每次翻身动静都特别大,我总担心他会从床上掉下来。”

“后来他被一对没有孩子的夫妇接走了,一年后又送了回来,据说是因为那对夫妇有了自己的女儿,觉得养两个孩子负担重。”苏沐秋难得有这么嘲讽的表情,叶修看了看,莫名有种照镜子的感觉。

“你呢?有人想领养你吗?”叶修捏了捏苏沐秋的手掌,这人长得瘦,手掌也没什么肉,最近倒是长出了一点,摸着手感好了许多。

“当然有呀,你也不看看我小时候长得多好看。”某人抬眼看了看他,带着点嘚瑟的意味。

叶修失笑,心里想着:“你现在也好看,”嘴上却不饶人:“是是是,生活太磨人,把一块水灵灵的豆腐生生变成了豆腐干。”

苏沐秋冲着他一挑眉,毫不客气一脚踹了过去。

“他们只想带我走,不肯要沐橙。那这么行,我怎么能把她一个人留下。老院长说了我好多次,我都不干,一有人来我就赶紧找沐橙,把她拽到身边来。这样就不怕他们强行把我们分开了。”

他说着,眉眼间带着一股子洋洋得意,满脸都写着“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叶修看着,也和他一起笑,脑补着一个眼泪汪汪的Q版小人,又怕又倔的挡在妹妹面前。

心酸又可爱。

苏沐秋像是打开了话匣子,指着宿舍房间的墙对叶修说:“现在的墙比以前好看多了,刷成了淡蓝色的,在我小时候是上的白漆,白惨惨的,配上褪色的旧被褥和灰扑扑的地板还有白色的节能灯,看起来没什么生气。我小时候可羡慕电视上的小孩子的房间,可以再墙上贴海报。我们就不行,阿姨在墙上发现一点污渍都要生气。”

苏沐秋偏好暖色调的颜色,稍微研究过他私服穿搭的粉丝都知道,叶修自然也知道。他也喜欢看他穿这样的颜色,看起来温暖又朝气,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可爱。

“我那个时候就在想,如果有一天我有自己的房间了,我一定要好好装修一下,贴上暖色调的墙纸,换上暖色调的灯,这样看起来才有家的样子。”苏沐秋笃定的说道。

他们在俱乐部是有独立的房间的,只是毕竟是俱乐部的公共财产,选手自己不好擅自装修。

回去之后,苏沐秋同从前一样,没再提过孤儿院时期的事,战队的事情又多又杂,足够两个人焦头烂额,嘉世迎来了最为辛苦的一段时期,矛盾,争吵,孤立,分离在这个他们一手打下的王朝中上演,故友已失初心,俱乐部不复从前的和谐,好在他们一直没有变,好在他们的手还是紧紧握在一起。再后来,他们退役,复出,夺冠,打世锦赛。等一切都尘埃落定,等他们一起拿到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五个冠军,他们回到了杭州。在当年的小出租屋附近买下了一套房,算是真的在这里安了家。

苏沐秋退役后最为游戏解说仍旧活跃在镜头前,叶修留在兴欣当教练,那悠哉的样子像是真的进入了老年退休期。交房准备装修的时候,苏沐秋不巧有了解说的工作安排,北京上海广州青岛,微草轮回蓝雨霸图的主场跑个遍,最后才回到杭州。

装修的重任交到了叶修手里。临上飞机前,苏沐秋一步三回头,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是伉俪情深,依依不舍,知情的都笑苏沐秋能把装修这么考验审美能力的工作交到叶修手里也算是真爱了。

解说工作完成,还有战队的银武要忙,苏沐秋和关榕飞在研究室里又是忙了半个多月,才有时间想起看看装修的进度。

他们的房子装修的挺简单,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大多用的浅色的实木家具,客厅的风格简洁大方,出乎意料的好看。他在客厅厨房和书房都转了一圈,觉得这装修很有叶修实用主义的风格,而且还挺好看。苏沐秋向跟在他身后,叼着一根烟却没有点燃的叶修比了个大拇指,大意是我很满意。

沐橙的房间是她自己的设计的,小姑娘的房间一片少女心的粉色,看起来柔软又梦幻。

他们理所当然的住在一间房里,推门而入的瞬间,苏沐秋以为自己有些眼花。午后的阳光照进这间采光很好的房间,让整个房间看起来暖洋洋的。

墙壁是很淡的鹅黄色,贴了沐雨橙风和君莫笑的海报。他开灯看了看,灯光也是一片暖色。靠墙的书柜上书没几本,倒是排了许多的手办,从一叶知秋到君莫笑各式各样的。从前联盟送过来的时候他们也不甚在意,直接打包收到箱子里。也不知道叶修什么时候搬来的。

还有一把小水枪,很久很老的样式,和一堆花花绿绿的手办放在一起,十分打眼。

苏沐秋猛地想起多年前的那一次故地重游,那些他随口提起的点点滴滴,竟然有人记了这么多年。

苏沐秋深吸一口气,转身看那个,叼着一根烟靠在门框上的人。这人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笑着问他:“怎么样?还满意吗?”

满意?怎么可能不满意?仔细想来,和这个人在一起的这些岁月,他几乎得到了童年时想要的全部。爱情,事业,家庭,他人生中的每一件大事都和这人有有关。现在他就站在这个房间里,这个人连梦想的边边角角都为他还原。

“难为你这个烂记性,居然记得这么久远的事。”

“你说的不多,所以我都记得。”

苏沐秋看着叶修,这人叼着的烟被取下拿在手里,眼睑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人看起来垃圾话一箩筐,实际上闷骚的很,心口不一的时候多了去。那些叶修未曾说出口的话,他多半能猜个七七八八。所以叶修不说,他也很少追问。

但这一次不一样。

他清晰的知道叶修心里所想,但还是想听他娓娓道来。

半晌,这人终于开口。

“沐秋,过来,让我抱抱。”

这是很多年前,叶修在孤儿院里,听着苏沐秋回忆童年往事的时候就想说的话,而今终于说出口。不是怜悯,不是安慰,他的沐秋不需要这个,他的恋人独立强大,乐观自信,童年时不甚愉快的经历并没有阻碍他成为一个很好的人。是他的私心,想让他的恋人在蜜罐里长大。

他只是心疼。

他遇见苏沐秋的时间已经够早的了,但他有时也会贪心的想更早一点,这样的心情在陪着苏沐秋回到孤儿院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他想更早的遇见他,将他和沐橙一起带到自己身边,给他们暖色的房间,独一无二的娃娃和小水枪,想搂着小沐秋睡觉,他的睡像据说还不错不会吵到他,像告诉他,我会好好照顾你和沐橙,不用担心你们会被分开……

太多了。

他想做的还有很多,好在他们还有大半辈子的时间来实现。

午后的阳光明亮温暖,他们在暖色调的房间里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