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伞修伞 甜文写手

〖墨奕〗雀 第一章(非腐勿入 伪叔侄年上)


北堂墨染×北堂奕 伪叔侄年上
非原著向 有年龄操作  私设如山 (仿佛和原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角色属于演员 occ属于我 不上升真人 非腐勿入
新人新作 渣文笔 请见谅
灵感来源: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26429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67B32C1-FB4E-4F07-9C3B-43FDD8F86F8C16840infoc&ts=1527994892844
已获得up授权

       大抵所有的绮念都是从初见的那一天开始的。
       十五岁,这是男孩子最不服管教的时候,但北堂奕已经学会了收敛起全身的小刺,乖顺的以一个皇位继承人的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有礼有节,叫人忘记了他本来的年龄,全然挑不出一丝错处。
      但装出来的乖巧到底是有些破绽的,忙里偷闲时,也会偷偷溜出来玩耍。那时正是春季,皇城外的桃李开的正好,粉白交错着连成一片。北堂奕自恃轻功学得好,甩掉随身的仆从护卫,踏着一片片粉白就直往林子的深处去了。
      事后的许多年,当北堂奕回想起这一天都觉得这故事俗套极了,无非是偷跑出来的少年遇上了林中美人而已,也是他少不经事,才轻轻松松就落入了美色的陷阱。然而在现在,在这一天,当他踏花而行,终于累得停下脚步坐在树上歇歇脚的时候,他看见了,坐在对面树下的身影。少年一时间恍惚的仿若身处梦境。
       那人拎着一个酒壶,曲着一条腿,闲闲地坐在梨花树下,仰面看着他。真是极为好看的一张脸,清俊端正,温和贵气,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那人眼里像是盛了一眼清泉,亮晶晶的,还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多情意味。
    “你是谁家的小孩子,轻功倒是学的不错”那人,摇了摇酒壶,冲自己抬了抬下巴。北堂奕呆了呆,一时间竟忘了回答。
    “怎么,不好说?我倒是看你面熟。”那人见自己不回答,倒也不生气,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花瓣,留下一句叫人摸不着头脑的“面熟”就走了。
       再次见面是在宫中,北堂奕就明白了那句面熟的含义。
       北堂墨染,黄道国赫赫有名的宸王殿下,手握重兵,常年驻守边防,黄道国的守护者之一,他的父亲最小的弟弟,他的小皇叔。
      “你的武功底子打的不错了,可有在看些兵书?”北堂墨染,他的小皇叔,着一身暗纹紫袍,微笑着,温和地问道。
      “只是看过些兵家的散记,不曾详细的学过。”顶着父亲严厉的目光,年仅十五岁的小皇子勉勉强强收回了脸上的惊讶,行礼低头,一板一眼的回答皇叔的问题。
      “十五岁,不算小了,也该学些兵家的派兵布阵之道了,我北堂家的男儿可不能是空有一身蛮力的莽夫。”小皇叔端起茶,抿了一口,淡色的唇似乎因着茶水添了一分艳色。
       完了完了,脑袋里的思绪又开始乱飘。皇叔也算一员武将,怎么看这通身的气质倒像是是终日以琴棋书画相伴的文人。
    “奕儿。”被叫到的少年微微回过神来,连忙行礼回话。“父亲”
    “从今天开始,你的兵法骑射就由你的皇叔亲自教导,切记要勤学苦练,不可松懈,以免堕了你皇叔的名声。”
     “是,孩儿谨记父亲的教诲。”少年回着话,又悄悄看了自家皇叔一眼。只是皇叔正低头喝茶,半点眼神也没分给他。
      同样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后,当成为皇帝已经很久了的北堂奕回想起这一天,总能发现些不同的问题。比如常年驻边的皇叔为何突然回京,比如父亲与皇叔交谈时隐隐的戒备,比如皇叔温和下难掩的疏离。还有些无关紧要的小细节,比如皇叔的气质并不同自己当时所感受到的那么温和,毕竟是从战场上回来的人,眉宇间的肃杀之气也并非全无痕迹。
      还有很多很多,直到他沿着这条路走的越来越远,才发现其实真相曾离他如此之近。
      当然,这么多的烦恼与问题都是属于未来的,对于十五岁的北堂奕而言,送走一个凶巴巴的武术老师,迎来一位骑射兼优,战场经验丰富,能文能武——且长得十分好看的皇叔来指导他的学业,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少年怀揣着尚未明了的心思,迎来了十五岁的仲春时节。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