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伞修伞 甜文写手

〖墨奕〗雀 第二章(非腐勿入 伪叔侄年上)

〖墨奕〗雀 第二章(非腐勿入 伪叔侄年上)


北堂墨染×北堂奕 伪叔侄年上
非原著向 有年龄操作  私设如山 (仿佛和原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角色属于演员 occ属于我 不上升真人 非腐勿入 
新人新作 渣文笔 请见谅
借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26429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67B32C1-FB4E-4F07-9C3B-43FDD8F86F8C16840infoc&ts=1527994892844
已获得up授权

       年少学艺多少是枯燥的。但自从小皇叔接手了北堂奕的课业后,日复一日的单调生活像是撒下一片种子,赶在暮春时节,悄悄地开出了一片柔软的嫩芽。

       北堂奕自小天资聪慧,再加上生来便地位超然,寻常老师对他大多带着些恭恭敬敬的意味,严格而疏离。不像他的小皇叔。

     “奕儿”紫檀为骨的扇子轻轻的敲在他的头上,小皇叔言语间很是严厉,但语气轻轻柔柔的倒像是带着些宠溺“怎么又在神游?你瞧瞧你的箭可是对准了方向?”

       身着黑色劲装的人从身后附来,抬起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上,手上微微用力,叫他调整好了方向。

      没什么话本里写的吐气如兰,什么身上幽香,是正弯弓搭箭的人自己乱了心思在先,才会觉得身后之人的寻常动作都牵动了心神,叫他无端紧张起来。

       不过北堂奕的紧张也并没有持续很久。此时的王爷还要协理军政,没太多的时间教导皇子。而小皇子除却武功兵法也还有许多诸如礼法,策论一类的东西要学。时而忙碌,时而悠闲。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星耀二十八年倏忽间就到了年尾。

       在这一年的年尾,北堂奕大病了一场。

       寒冬腊月,新年在即,宸王府的腊梅开得正好,北堂奕终于找到个好借口,以赏花为由住进了宸王府中。

       或许是冬夜里赏梅着了凉,或许是被过于繁重的课业累坏了,在住进宸王府不过半月,小皇子就这么病倒了。

      北堂奕自幼习武,生病的次数屈指可数,可这一病却是极为严重的,连日高烧,咳嗽不止,吓坏了宫里宫外一群人。

      人病在他的府上,北堂墨染很快就找来了太医,随后便进宫向皇帝陛下告了罪,回来的的时候还跟着一个小尾巴。

      北堂棠比他的皇兄略小几岁,正是天真烂漫,活泼好动的年纪。这一年来,北堂奕在小皇叔手下学习领兵之术,连带着北堂棠也和这个皇叔熟悉了起来。听闻皇兄病倒,北堂家的老幺扯着自家小皇叔的袖子求了好久才被带上了回宸王府的马车。

       坊间对宸王的传言有许多,有说他是超凡脱俗,犹如天外谪仙;有说他杀伐果断,如战场修罗,但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只有亲近之人才说得清。

       而北堂棠自问,就是与小皇叔十分亲近的人。

在他看来,什么仙人修罗说来就叫人直起鸡皮疙瘩,但皇叔好是实实在在的。他性子温和,耐心好,又随和,是真真的把温柔写进了骨子里的人。

       世人都说他是超凡脱俗,谁知道这人竟然做的一手好菜,就如眼下,尊贵的皇叔大人端着一盅刚刚亲手煲好的汤,衣袖飘飘的走进了皇兄的房间。

    “好香。”北堂棠两眼放光,垂涎欲滴的看向自家小皇叔。

    “给你留了,一会叫人给你端过去。”北堂墨染笑了笑,顺手揉了揉小孩的头“去吃饭吧,这里我来守着。”

    “好。”得了皇叔的命令,北堂棠也不纠结,理了理衣服就出门了。

    “外面下着雪,别忘了打把伞”身后传来皇叔的嘱托,让他不由地回头看了一眼。宸王惯于执剑的手正拿着块帕子,细细地擦去皇兄额上的细汗,他低垂着眼,神色淡淡的,手上的动作却是又轻又柔。

      皇叔与他们年纪相差不大,又没什么架子,平日里相处大多亦师亦友的,只是偶尔流露出的仿若慈爱的目光,才让他想起眼前的人与自己的父亲是同辈的。

      其实北堂墨染自觉也不算多温柔,只是对待北堂奕时却会不由自主软下态度。

      其实是一个小刺猬,骨子里就带着不肯妥协的韧劲,却时常在自己面前乖顺起来,听话懂事,比自己府上的那只短腿小猫还可爱。偏偏北堂奕的性格并不软糯,倒是坚毅得很,习武学文,该吃的苦都是一声不吭的咽下。最近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习惯,成天板着个脸,看起来倒是显得稳重了几分。

     还是挺招人爱的,宸王陛下一边擦去皇侄额上的汗水一边漫不经心的想着。

     喂过了鸡汤和药,擦去了汗水,又命仆人给北堂奕换了身衣服,折腾了半天小皇子才勉勉强强的安稳了一段时间。

     入夜之后最是难熬。屋里的炭火已经添了两轮,屋里已经十分暖和了。可床上的小皇子还是冷的蜷缩在了一起,梦里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紧锁着眉头,口中胡乱呓语,也听不清说了些什么,手从被子里探出来乱抓确什么也抓不住。

      北堂奕觉得自己仿佛沉在水里,忽冷忽热,眼前一片黑暗,他挣扎,却抓不住半点依靠,直到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腕,将他从黑暗里带出,揽进自己的怀里。

     “只是梦而已,睡吧,别怕。”

―――――――――――――――――――

小年轻再谈个两章恋爱就可以走剧情了
小皇侄还没成年叫我怎么下手(头大)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