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伞修伞 甜文写手

〖墨奕〗雀 第四章(非腐勿入 伪叔侄年上)

〖墨奕〗雀 第四章(非腐勿入 伪叔侄年上)


北堂墨染×北堂奕 伪叔侄年上
非原著向 有年龄操作  私设如山 (仿佛和原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角色属于演员 occ属于我 不上升真人 非
腐勿入 
新人新作 渣文笔 请见谅
借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26429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E67B32C1-FB4E-4F07-9C3B-43FDD8F86F8C16840infoc&ts=1527994892844
已获得up授权

――――――――――――――――


       北堂奕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小皇叔。
       父皇的意思明明白白,这提防的手段太过明显,猜忌之心日益浓重。许给皇叔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地位,又抖出了他养子的身份,叫他永远也无法再进一步。
       皇叔呢?他又是怎么想的?他是否也渴望那个最高的位子呢?他又是否对这份猜忌之心如鲠在喉呢?
他无法不惊恐于未来与皇叔站在对立面的可能,但与此同时,那一点点的绮念却在听说皇叔的养子身份时疯长起来。
       没有血缘关系……那就不算背德了吗。
       理智与情感在他脑中纠缠,他最清楚不过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反常。
       无法抑制的脸红,躲躲闪闪的眼神。皇叔已经问过好几次,担心他是不是病未痊愈。
       他无法回答,只得匆匆搬离了宸王府。
       正巧赶上年关,新上任的太子殿下在宫中忙的不可开交,宸王府门前也是车水马龙。也只有北堂棠闲来无事,常到宸王府来玩耍。就这样各种忙忙碌碌,除却新年的宫宴,两人已是许久未见,转眼就要到元宵了。
       黄道国平日里有宵禁,除却那那些风流地,晚间都是不见灯火的,但元宵佳节自然不同。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两盏红灯笼,穿城而过的河水里悠悠漂浮着莲花样式的河灯,花中心点着蜡烛,在夜里微微亮着,顺着河水轻轻的漂向远方。孔明灯自然也是要放的,千万的灯火飘向天宫,烛火明灭,恍若繁星。
       元宵佳节向来是话本里才子佳人相遇的好时候。丞相府的小女儿捏着帕子暗示了许久,他只做的一副不解风情的模样,转头就从宫中将自家的小皇侄接了出来。
       这段时间那孩子的反常他都看在眼里。他北堂墨染年少尚未驻兵边疆时,也是皇城有名的翩翩公子,有多少男男女女向他明里暗里表示过爱意,早就记不清了。又不是真的不解风情,那孩子眼里的情意他怎会看不清。
       他北堂墨染自认不算良善之人,但在有所为和有所不为之间却不可全无底线。他们之间一道天堑,轻举妄动便是无间深渊。
       但是,当那个孩子顶着一张面瘫脸,小心翼翼的问自己可不可以一同上街赏花灯时,还是软了心肠,顶着苏寻仙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出了门。
       视若神明的态度,将你放在心尖尖上,小心翼翼的接近,刻意收敛的爱意,都叫他无法忽视。
       还有此刻,走在人山人海的街上,那孩子试探着伸出手,牵住了自己的袖子,却又一本正经的解释。
       “这街上人太多,我担心与皇叔走散了。”
       满街的灯火通明,那孩子转过头来,漆黑的眼珠里映着灯火的色泽,衬的眼下的一颗小痣都带上些平日不曾有的多情意味。
       他是无心的,是自己的心乱了。
       从宫门走了大约半个时辰,便到了护城河前。他们站在桥上看去,一条河上已经飘满了各式花灯,悠悠灯火顺流而去,很是好看。
       北堂墨染看着自家小皇侄一副目不转睛的样子,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叫他也去放几个玩玩。
       “别忘了许愿。我就在桥上等你。”
       “好。”北堂奕看了自家皇叔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到桥下 买花灯去了。
       其实他已经多年没有放过花灯孔明灯一类的东西了,他清楚的很,花灯流到下游,就会叫人捞了去,孔明灯还未到天宫就会在不知名的地方坠落,人有什么愿望总归是要靠自己实现的。
而如今不同了,他心里的绮梦,是此生也不可能实现的,不可追逐的,只能压在心底,死死地守着,片刻也不能暴露。
       何况他直到如今也还不知道,关于父皇的那一道诏书,皇叔究竟作何感想。他不敢去问,怕皇叔眼中的温柔不在,换上了对待其他人一般的客套疏离。
       心中思绪万千,手中的花灯就这么被小心翼翼的点燃,轻轻推了一下,叫它飘的远一点,
       北堂奕仰着头看向他的小皇叔,还是一身暗纹紫袍,颜色深沉的像是要融进黑夜里,他的身后暖色的灯光将他的轮廓勾勒,模模糊糊的像是还能看见皇叔脸上不变的温柔笑意。
       “许了什么愿望?”回到桥上,又开始沿着街道漫步,北堂墨染看着自己又被人抓住的衣袖,随口问了一句。
       “不可说。”北堂奕认真答道,并煞有介意的解释“据说说出来的愿望就不可实现了。”
       “哦?”北堂墨染挑了挑眉,对于这个回答很是出乎意料。
       “嗯……其实说出来倒也无碍。一愿我黄道国海晏河清,江山永寿;二愿父皇祖母圣体安康,福如东海……“”
        又是一阵孔明灯被放飞,千万的灯火点亮了半个星空。北堂奕放慢了脚步,并肩而行,扭头看向他的小皇叔,那人的脸上依旧带着温柔宠溺的笑容。
       他闭上了嘴,藏起了最后一愿望,那是他心底最深的渴望与请求。
      “三愿我与皇叔,此生并行,永无嫌隙。”
这条街还有很长,花灯还有无数,无论日后我们的身份如何变化,我愿我的余生都可以与你如此,携手同行。
――――――――――――――――――――
逻辑君已死,大家看看小年轻谈恋爱就行。
把皇叔设定成了养子主要是为了。。。避免一些伦理问题。
小皇帝还没成年。。。这叫我怎么下手😔,简直无奈。
还有不知道拿菲菲怎么办。。。纠结使我头秃。。
异常喜爱自家的某某某这种称呼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