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伞修伞 甜文写手

【墨奕】暖冬

一发完 考试月的摸鱼创作 激情写作 

不上升真人 圈地自萌

--------------------------------------------------------------------------

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雪下得也格外的大。

当北堂奕推门而入的时候,墨染正斜靠在椅上看书,身下垫着毛毯,身上裹着狐裘,瞧着暖和极了。

“又是骑马来的?”

见是北堂奕进门,墨染放下了书,替他倒了杯热茶,看他解了披冷的直搓手的样子,不由地责备了两句“大雪天,天冷路滑,骑什么马。”

北堂奕闻言笑了笑,从桌边摸了了手炉抱着,凑到墨染身边坐着“前两天政务繁忙,也没法来府上见你,今日得了空,就有些急了,只想着骑马能快些。”

这话听着实在窝心,但他这副冷得直哆嗦的样子看着也着实可怜。

“宸王府不比皇宫,不过几个火盆,宫里入冬了成天有地龙烧着,也更暖和些,你何必三天两头的往我府上跑。”

“明知故问。”北堂奕眼神游离了一下,又紧了紧衣襟“若是皇叔愿意随我入宫小住几天不就好了”

“这不和礼数”墨染站起来,将毛毯给他披上,冬日的衣服本就厚重,这一层层的裹上,让北堂奕看起来像个毛球。

“我去给你熬点姜汤,免得染了风寒。”墨染说着就披着狐裘出了门。

“这点小事叫仆人们做不就好了。”北堂奕心思活泛着,却也没拦着,小皇叔向来宠着他,亲自为他下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自打他们在一起后,北堂奕就觉得自己也是越发的娇惯了。从前雪中策马自城外而归,也不过是抖抖披肩的功夫,如今到了这宸王府,毛毯姜汤一个不缺,抱着手炉品着热茶围着火炉,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了。

等北堂墨染端着姜汤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瞧见某人缩在椅子里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去床上睡?”墨染将姜汤搁在桌上,俯下身取走了某人怀里手炉,拍了拍他的脸。

“嗯”自家小皇侄模模糊糊地点了点头,身上却是半点动作都没有。

“怎么?还要我抱你去床\上?”

“嗯?”北堂奕闻言抬起了头,还是大概是还没清醒,双眼还朦胧着,手却晃晃悠悠地伸了过来。

屋里烧着两个火盆,窗子开的小,有些闷。不过出去熬个姜汤的功夫,北堂奕的脸已微微泛红,与他平时羞怯时一个样子,叫北堂墨染的喉头紧了紧,想了想还是伸手抱住了他。

(留个车位,哪天想起来再补。。。)

两人缩在被子里,都不太想动弹,墨染仗着身高优势将某人揽进怀里,鼻尖亲昵的蹭着北堂奕的脸。

“下回还是不要骑马来了,今时不同往昔,你一人出行连个护卫也不带,叫人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也是有武艺傍身的。”北堂奕闭着眼,凑过去吻了吻恋人的唇,很快便被反客为主了。唇齿交缠,呼吸交错间,北堂奕的声音也被模糊了不少。

“再者说,这京城的兵权我可是都在你的手里,你说过的,会好好护着我的。”

“既得陛下信任,墨染定不负所托。”这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怎么能不好好护着。“听闻宫中梅花开的正好,请陛下容臣入宫小住几日,也避免陛下来回奔波。”

“不必了”意料之外的,怀里的人摇了头,拒绝了墨染的请求“宸王府很好,朕满意得很。”

屋子里火盆烧的正旺,屋里的两人抵足而眠,任窗外寒风呼啸,鹅毛大雪,漫漫长夜。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