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伞修伞 甜文写手

【伞修/HE】牙疼(一发完)


牙疼

角色属于虫爹 他们属于彼此 occ属于我

脑洞有限 如不幸雷同 望告知 我删文
私设如山
昨天发了半截,想了想还是删了弄成一发完。
私设伞修已经在一起
――――――――――――
01.
叶修是十六岁还在嘉世网吧里泡着的时候染上的烟瘾。开始抽的轻,也总是借上厕所的借口躲着,等到身上的烟味散的差不多,了才回去,所以一开始苏沐秋也没发现。

可烟瘾这东西是越来越大的,叶修身上的味道也越来越重。那天他们正熬一个通宵,叶修烟瘾又犯了,于是大冬天半夜三更的躲到门外抽烟,被买了夜宵回来的苏沐秋逮个正着。

“长本事了,会抽烟了!叶修你才多大?真是好样的。”

苏沐秋抬手夺走了叶修手里的烟,扔到地上,狠狠的踩灭了那点点星火。

“你……”

踩灭了烟,苏沐秋正在气头上还想在说他几句,结果抬起头就看见叶修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竟瞧出了几分羞愧之意。满腔的怒火也就消了。

“走走走,进屋暖和暖和,你看你,脸都冻红了。”苏沐秋一手拎着夜宵,一手牵着叶修就往屋里走。

“屋里又没有暖气,和屋外头差不多,也冷的很。”身为北方人的叶修还没练得一身正气,扛不住杭州湿冷的冬天,入冬以来就手脚冰凉,任苏沐秋把他裹成了个球都没有用。

“那我们回家好了,让你抱着取暖。”听见这抱怨,苏沐秋停了步子,牵着叶修换了个方向,往他们的小屋走了。

“哎哎哎,不是说了要抢boss吗,急着走什么。”

“这不是怕你手冻僵了,冻成了手残吗。”

“去你的,哥的手僵了也照样虐你。”

“别闹,回去给你暖暖,小心生了冻疮。”

叶修叫唤得挺欢,可被牵着的手却没挣扎,乖顺得很,苏沐秋也摸清了他这嘴上不饶的性子,笑了笑,把手握的更紧了。

02.

神枪大大的火气是没了,可叶修抽烟这事还不算翻篇。第二天,戒烟的事就提上了叶修的日程。

苏家兄妹一条心,收缴了叶修现有的所有香烟,又买了一罐糖回来,花花绿绿什么口味都有,抓了一把,就塞进了叶修的口袋里。

“烟瘾犯了就喂颗糖。”神枪大大如此吩咐。

十六岁的叶修正皮,但好赖还是知道的,于是乖乖地断了买烟的想法,烟瘾上来了就随便摸一颗糖喂进嘴里。

这段时间苏沐秋也得了趣味,时不时的找叶修的嘴咬上一口,每次都是不同的口味,薄荷的,草莓的,香橙的,总归都是一股子甜味。

“真甜。”苏沐秋抱着叶修,笑得心满意足。
“还甜,天天吃糖,都要腌入味了。”叶修没好气的拍了某人一巴掌,这段日子嘴里天天一股子甜味,都快腻死他了。可无奈烟不是那么好戒的,通宵的时候,研究银武陷入瓶颈的时候,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时候,总感觉嘴里少了点东西,还得摸颗糖出来。

“入味了吗?我尝尝?”苏沐秋把脸埋进叶修的肩颈,闷闷地笑,又坏心的咬上了恋人的锁骨,实打实地尝了一口。

“属狗的吗你”叶修没好气的揉乱了某人的头发,痒得直笑。
03.
叶修其人,垃圾话一套一套的,但毕竟不是纪晓岚,没生的一副铁齿铜牙,天天吃糖也不是个事。这不,没多久,牙就坏了。

天天捂着腮帮子,疼得眼睛都红了。龇牙咧嘴,满脸狰狞,杀气腾腾的坐在电脑跟前杀的对面片甲不留。
苏沐秋陪着去看了牙医,牙医说这牙烂的彻底,要先把神经除了,再填补上。于是填了点药进去,除神经。
这可更糟罪了,叶修只觉得比蛀牙的时候还疼。腮帮子肿得老高,吃饭做事都不顺心,连垃圾话都说不利索了。

这牙疼时断时续,夜里犯了最是难受。也不算个病,就是疼起来要人命。叶修捂这脸,疼得打滚。看得苏沐秋心疼极了,上了药,将人揽进怀里,伸出一只手来在在被窝外面凉快凉快。

12月的杭州正冷,屋子里没有暖气,冷的很,手从被窝里伸出来就凉了。苏沐秋将冻凉了的手捂在叶修的腮帮子上,等他牙上的药效缓了,慢慢睡安生了,才把手缩回被子里。

这事苏沐秋干了一回,就叫叶修给拦着了,说是伤手,不许。

苏沐秋脸上带笑,满口答应,但叶修真的夜里又牙疼的时候,总是亲亲抱抱的一顿哄,只把叶修当个小孩子,弄的叶修满脸通红,城墙般的厚脸皮也发烫,黏黏糊糊地忘了疼,也可以模模糊糊地睡着,就是睡不安生,总皱着眉头。苏沐秋便故计重施,不一会,叶修眉间的褶皱就平复了。

这段日子过的太黏糊,以至于当叶修的蛀牙被补好了之后,苏沐秋还有那么点舍不得。

糖不能多吃,烟也不能不戒,神枪大大双管齐下,收了烟,减了糖,把叶修管了个彻彻底底。

04.

然后?

天灾人祸挡不住。那天叶修从马路跟到医院,看急诊室的灯亮了又灭。

再回去,小屋里就剩下了两个人。

沐橙已经睡下了,叶修点了一根烟,牙齿剧烈的疼了起来。

这医生手艺真差。

灭了烟,叶修恶狠狠地想。

把自己埋进被子,被子还满是某个人的气息,恍惚间还被他抱在怀里,就是被窝里冷得很,一晚上睡过去,手脚都捂不暖和。

再后来,网游里无法无天的一叶之秋,一个人进了嘉世,成了嘉世的小队长。

那时他年纪最小,大家都照顾着他,也打心眼里宠他。具体表现就是劝他把烟戒了。

“想抽烟了就吃颗糖。”吴雪峰把一包糖搁在他桌上,薄荷味的,瞧着清新自然。

叶修听着觉得这话耳熟得很,薄荷糖的青绿包装让他想起了曾经有过的花花绿绿。

他把糖还给了吴雪峰,说自己牙不好,不能吃糖。

队员们没有法子,随他去了。但还是时不时的提醒他。
当他还是小队长的时候,牙疼也犯过。吴雪峰瞧着最心疼,给他冻了冰块,又陪他去看牙医,那怕叶修再三强调不需要。

再后来,小队长成了叶队,队员们从崇敬疏离变成了孤立疏远,就很少有人知道叶修牙不好这回事了。

叶修找了个医术很好的医生,把坏牙又是一顿修修补补,管了很多年。

05.

人是很健忘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牙补好很多年了,叶修也就忘了牙疼这回事。没有牙痛做引子,哪些甜腻腻记忆就像是被杭州薄薄的雪给盖住了一般。

离开嘉世,重启君莫笑,建立兴欣。睡着的人的时间暂停,醒着的人还要前行。

叶修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和自己这口牙杠上了。顺风顺水,在荣耀里战无不胜的叶神,再一次败在了牙疼上。
这一次是长了智齿,还发炎了。

叶神捂着腮帮子,一语不发,一只手挥舞着鼠标,再一次把对面虐了个半死。

“啧,又吃糖了?”

那天夜里叶修照旧蹲在兴欣网吧里兴风作浪,有人拖着行李箱进了门。屋外还下着雪呢,门打开带进了一股子寒气。那人停在网吧前台,笑眯眯的,带着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叶修在了耳机,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半晌才笑着回到
“哪能呀,你不在,谁给我吃那么多糖。”

06.

     糖这种东西,吃一颗是甜,吃两颗是腻,吃多了就是满嘴的苦味。

十六七岁的回忆是一颗颗的糖,在没有他陪伴的时光里,叶修也把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倒出来,挑着看。但回忆多了,也是满心的苦。

现在好了,他回来了。

这天夜里,叶修抱着自己的人形暖炉,睡得舒舒服服,连骨头都要软了。顿时觉得自己当年在父亲面前的一跪还是相当值当的。

当年,苏沐秋出了车祸,没当场死亡,但伤的极重,经过一番抢救,还是以植物人的状态活了下来。

叶修看着沐橙哭了半宿,咬咬牙,回家了一趟,借钱。
回了家自然是被一顿打,但打完了,叶家父母还是帮了这个忙。

不仅是借钱,伸伸手,把苏沐秋运来了帝都,安排了最好的医院。

不说别的,就说他照顾了自己小兔崽子这么久,这个情还是要还的。

叶父行伍出身,此生最讲义气。他觉着不满叶修离家出走打游戏,但看他多少有些自己的风骨还是甚为满意的,对于叶修的这个好兄弟也愿意多加照顾。

叶母心事细腻多了,苏沐秋入院那天,叶修看着那孩子的眼神分明含情,也就叶父这个心大地看不出来。

“为什么?”

那天叶修正在收拾行李,叶母走进来,轻轻地坐在床边,问他。

为什么?

叶修歪着头想了好一会,才回答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他对我好,我从没遇见过的好,没什么惊心动魄缠绵悱恻的开始,就这么一天天的,一点一滴的,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他就这么好?”

“是,除了他,还有谁会见我牙疼就心疼的不行的。”

说到最后,叶修还是有点脸红,毕竟这段还是太矫情了,绕是他也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叶修算不上娇气,也不怎么怕疼,小时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就叶父军人出身的手劲,即使是省着力气也够重的了。他向来骨头硬,被父亲拿着皮鞭抽的时候也咬着牙不哭不求饶,忍不住了就离家出走,从没服过软。

直到遇见了苏沐秋。

大概是养着个妹妹的缘故,苏沐秋照顾起人来温柔又细腻,和宠着没多大区别。叶修一开始也是不适应的,总奇怪只听说南方姑娘温婉,没听过南方的男孩也这么温柔的。

可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按他自己的说法就是沉迷于温柔乡了。

07.

当年叶修说是借钱就是借钱。这些年辛辛苦苦赚钱,倒也能还个差不多。

将近十年的坚持也没磨去叶修的坚持,叶父叶母也早就看清了这俩孩子的感情,于是默认了。所以当叶修带着苏沐秋彻底向家里摊牌的时候,连一点小水花都没激起。只有叶家弟弟叶秋瞪着苏沐秋,眼神相当不善。
理所应当的没什么用。

回了兴欣战队,神枪大大也是受到了热烈欢迎。一周以后,当兴欣众人发现,苏沐秋管得了叶修,抢得了野图,开发得了银武之后,并不存在的掌声似乎又大了一点。

苏沐秋是半年前醒的,复健了半年,身体好多了,手速也慢慢恢复起来,虽然还是比不上18岁时的状态,但也是来日可期的。

最近有开始了管着叶修少抽烟。糖是不给吃了,心灵手巧的神枪大大烤了点牛奶棒,糖加的少,一点点甜味,让叶修想抽烟了就叼着。有用没用看以后的效果吧。

冬天的时候,他们还是抱着睡,像是十年的光阴不曾过去。

叶修拔了智齿,想着这口牙总该放过他了。他现在有人管着,这一次大概可以管到这口牙都掉光了为止。

END.
――――――――――――――――――
萌了伞修这么久,第一次动笔写他们。
灵感来源于此刻智齿发炎的我……那个捂着腮帮子的人其实是我😭
其实我也觉得植物人苏醒的这个设定其实不是很好,多少显得有点不自然。
现实中躺了植物人能醒的就少,万中无一的那一个醒来了,还要面对身体机能退化等一系列问题,哪有这么容易就恢复。
所以这篇文其实最开始构思的是BE,伞哥不会回来,叶修会带着对故人的思念继续走下去。
但是我舍不得。
随意硬是掰成了HE。
如果各位觉的生硬的话……反正你也打不到我,略略略。

评论(12)

热度(163)